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发现尸体
    “不不不,听我把话说完。我跟其他的冤魂不一样,这么多年了,我就吸取了十多个男人的阳气,而且最多就吸食3天,根本不会要了他们的性命,因为我老公就是这么死的,我怎么能忍心看到更多个支离破碎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 “涛哥、涛哥”我压低嗓子加了几声。

     “我的枫涛哥呀,我看咱俩还是放弃吧,这恶灵能度化就度化,度化不了还得让师父来想办法啊,我们犯不上为她报仇,她口中那个恶鬼如此厉害,我怕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呀,到时候再把性命搭里,咱们犯不上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这话跟我说说也就罢了,可千万别让阿赞听到,因为他最讨厌这种半途而废的人,你记住,小威,凡事要么就别做,要做就把他做好,半途而废也绝非我的作风,何况你没试试怎么知道不行?古曼童的威力你还没见识过吧,下次让你见识见识。”他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 我露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,“是是是,我错了,涛哥,我保证以后不再有这种想法,你说说吧,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“老太太,你先在这佛牌里耐心等待几天,我俩会把你说的这些事一五一十的和阿赞说,我敢保证我们的阿赞一定会出手帮你的。”枫涛信誓旦旦的说。

     “当真,你们真的愿意帮助我报仇,可别是欺骗我老太太。”她激动的双眼泛着泪花。

     “我向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我相信你俩。其实我也不想总做野鬼,早点投胎也好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和阿赞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们,你们都是好人,如果我这次大仇得报,我一定归顺你们。”

     枫涛开始念咒,声音越来越大,我也跟着他念起来。忽然一阵暖风吹来,我一激灵,渐渐的睁开眼睛,妈呀,吓老子一跳,枫涛这个二货尽然脸对脸盯着我看,距离近在咫尺,整的好像要亲我的架势。我“啊”的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“叫什么叫,吓我一跳,臭小子,都日上三竿了,我还以为你没从入定出来呢,修为不行还不去多学习学习。”枫涛说。

     我望着前面供台上已经烧灭的蜡烛,又掐了掐自己的脸“诶呦”还挺疼,果然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 “傻小子,别怀疑了,刚才说话的就是佛牌里的老太太。”枫涛一脸骄傲的跟我说。

     “阿赞呢?”我打了个哈欠问道。

     “阿赞去里屋休息了,这个事我都告诉他了,这本经文是他留给你的,务必在2天内将里面的内容背熟,否则你会被那个叫什么村,哦对,寡妇村的女鬼啃得骨头都不剩。”看着枫涛的表情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 “是是是,咱俩先回家休息休息,晚上你教我,我现在是又累又困,枫涛哥,你对我最好了。”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,眼巴巴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先跟我回家吧,哎,真是怕了你了。”说完我俩拿着经文回家了。

     回家后,一连睡了17、8个小时,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清晨。抻了个懒腰,跑去厕所洗漱,枫涛和之前一样准备好了早餐。

     “赶快吃,吃完回店里,今天我们要出趟门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不是今天就要去哪个破村子吧?不得……养精蓄锐,养两天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放心,这两天先不去,我们去趟三岩寺。”

     “三岩寺,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“去了就知道了,快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我俩赶到了店里,和往常一样,我们家顾客多得就像蚂蚁开会。

     “去,跟阿大学学去,我进去找阿赞。”我还用学,我可是最能卖货了,走着瞧。

     “来呀,南来的北往的,曼谷的罗勇的,瞧一瞧、看一看,请尊佛牌在手,保你平平安安。”我站在门口,大声吆喝着。

     “你小子行呀,要是能用泰语说出来,就更好喽,行了,你俩忙着吧,我进去了。”枫涛说完往里走。

     “这位美女,您可真有眼光,这尊佛牌是南帕亚女王,五大古佛之一,龙婆希加持8年,对事业、运势特别好。”你别说,阿大的中文还真可以,面对着中国人,连磕都不打一个。

     “可是我想求姻缘,我想给我母亲求平安。不知道需不需要本人来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其实不需要,给别人请也是可以的,请跟我来,这尊药师佛,给上年纪的人求平安是最合适了,价格也很合理……”

     我正学着来劲,突然感觉背后袭来一股强大的力量,就像清风一样让我感觉非常舒服。这……这种感觉太奇怪了,难道是里面发什么大招了?

     我迅速跑进了院子里,隔着老远看到阿赞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玲珑的青色佛牌,似乎还悠悠的光,我去,难道这是才加持的佛牌?我愣了愣,走近一看,好像是玉石做的小人像,让人一看望去就觉得神清气爽,还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 阿赞看看我一脸严肃地说:“小威,你来的正好,把昨天给你的经文背一遍。”

     经文,我斜着眼睛看着站在一旁的枫涛,发出求救的信号“经文……经……”。

     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背不出来?”阿赞一脸怒气。

     糟糕,昨天光顾着睡觉了,经文早抛在脑后。我低着头,手指一直绕啊绕的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“阿赞,我看罚他抄写十遍吧,明天再考,我监督。”您看行吗?

     好你个枫涛,不但不帮我求情,还监督我?我正想着便被枫涛拽到里屋。

 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平时怎么跟我闹都行,但是今天你必须把经文背下来,无论你用什么方法,你没看刚才阿赞的脸色不对吗?找死?”

     “看到了,难道是有什么事要发生?今天不是说带我去什么三什么寺吗?”我一头雾水的问。

     “你心还真够大的,还惦记玩呢?三岩寺我和啊阿赞去,你的任务就是背经文。好了,时候不早了,我俩要赶在晚上之前回来。你,别偷懒。”他拍拍我的肩,关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 到了晚上,我背得晕头转向,忽然从外面吹来一阵怪风,把经书吹到了地上。我打了个冷颤,不对劲,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,难道是有鬼找上门来?顾不上捡书了,带上佛牌连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阿大、阿大,什么声音,阿赞回来了吗?”我边跑边喊。

     等我跑出去时,四周死一般安静,也没看不出什么不对劲,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?

     “小威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是枫涛,太好了,他们回来的正是时候,我飞跑出去,把刚才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我们回来之前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阿赞看看满屋的佛像又看着我问。

     “阿赞你怎么知道?刚才有阵阴风,我正跑出来看,你们就进屋了。”

     阿赞手指着古曼柜台,静静地说:“你看!有两尊古曼,好好的摆在那,却分别断了胳膊和头,定是发生了什么,他们才出动了!”

     “啊!真的!我竟然没注意。他们也会法术?”我真是第一次见会“打架”的佛牌。

     “古曼,泰国人叫金童子。师傅们用经文和夭折的孩童沟通,让他们自愿进入一个孩子造型的物体里,通常以泥塑造型居多。他们通过保护人类、帮助人类完成心愿,来换取投胎所用之福报,争取早日进入轮回,再世投胎。他们在咱们店里,平时我们供奉他,给他玩具、零食,他们自然会在有危险的时候出来保护我们了!只是来者法力太强大,他们受伤了。”枫涛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小威,你经文背的怎么样了?明天我们就要去传说中的寡妇村,找她算账了,到时候你也受伤了我可不救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已经八九不离十了,阿赞。”我信誓旦旦地说。

     “好,今晚你俩就在我这休息,明早出发,枫涛,你去收拾明天要带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晚上我躺在床上,很快就睡着了,夜里,我似乎感觉有小孩一直在推我的后背,央求我和他玩游戏,但是我太困了,翻个身又睡着了。真不知道那是梦还是真实的?

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吃过早饭,枫涛弄来一辆越野车。

     “哥,你行呀,会开这车?”

     “少废话了,这个蜡烛你拿着,千万别让他熄灭,不然我可找不到寡妇村。”

     “阿赞,你看枫涛又糊弄我玩,这蜡烛也不是导航。怎么可能找到路?”我奇怪地问着。

     “枫涛哥说的没错,他会给咱们指引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 果然,这一路上火苗就像指南针一样,到了十字路口就往北或者南倾斜,可能是老太太给我们的提示吧。

     很多地方根本没有路,草长得快人高了,上山的路又窄又陡,要不是火苗一直有方向的变动,真不敢相信这破地方能走!枫涛连轰几次油门才勉强爬上爬下,期间车熄了好几次火,手机也信号,我想要是横死在这里大概也不会有人知道吧。

     大约过了2个钟头,我们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 “蜡烛熄灭了,枫涛,你看那边有个山洞,这大概就是老太太说的寡妇村了。”我急忙说。

     看样子这村落已经荒废了好几年了,远处有几个孤坟和墓碑,还时不时飞来几只乌鸦落在碑上呱呱的乱叫,听着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“臭小子,想什么呢?快帮忙去后车座拿东西,一会做法收妖。”

     “来了”我赶忙回过神,正在我拿东西的时候,听到咔嗒一声,不知道是什么掉在了车里,当时太着忙,也没在意,心想左右不过是兜里的硬币吧,回来再捡来得及。

     我三人拿好东西后把车停在了原地,往山洞方向走着,快到门口时,一股阴森森的冷风吹得我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“这里怨气太重,横死的人也多,你俩赶快把东西摆好,起坛。”

     按照阿赞的吩咐,我俩快速把蜡烛、骷髅、佛牌摆放好,最后拿经线圈起来,每人手里各拿一段。准备起坛作法,“还不快点把蜡烛点着,我说你手哆嗦什么?这个笨蛋。给我吧”枫涛把我手里的打火机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“真没出息”我从心里骂自己,还没来鬼呢,就吓成这幅德行。

     “小威,你别回头,把你的牌戴上。”什么?难道……难道是鬼跑到我后面去了?我操她大爷的,这该死的妖怪,看我不收拾你,想着便去脖子上摸找佛牌,翻了半天……糟了,难道刚才掉在车里了!好大一个草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就你们几个也敢来找我的麻烦?不可能,看我不给你们点教训。”她说完从后面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 我吓坏了,赶紧挣脱着,双手用力往下掰她的手,却越掰越紧,这个恶鬼的力气好像一头牛。

     “枫涛,阿赞,救救我。”我微弱无力地喊着,枫涛二话没说扑了上来,双手拽着她的手,试图救我出来,可她的手就像铁铐子一样紧,不松开。

     “经文”阿赞淡定的说。我脸涨得发紫,却也没忘记昨晚背的东西,心里赶紧默念那段经文。她似乎有了感应,在我身后叫了起来,双手也松了松。

     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身子往前一倾,总算从她的魔爪里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 阿赞不慌不忙得把事先准备好的佛牌从后面戴在了她的脖子上。大声的念起了经咒。

     我和枫涛也立刻大声念了起来。那条佛牌像个夺命锁一样,越绷越紧,那恶鬼难受得跟我刚才一样,真特么解气。

     恶鬼用双手捂着耳朵,发出尖锐的叫声:“我不去,我不想去啊,我要回家!”她闭上了眼睛,双手胡乱的抓向空中,叫声越来越响,越来越尖,已经不像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我好不容易把经咒念完,已经快要昏倒,忽然,佛牌从上面掉了下来,没声了,那恶鬼也摊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我总算看清她的脸,原来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,体态丰盈,果然挺正点。哎,就是命不好,被恶鬼糟蹋了,借尸还魂,恶鬼以此来迷惑男人,吸食阳气,好增加自己的法力。

     “小威,你,你没事吧,”枫涛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了,只是脖子有点疼,还好……还好我命大。”我呼哧气喘地说,摸了摸咚咚跳的心脏。

     好啦!恶鬼也收了,快去找我的牌吧!上了车发现,还真是掉在了车里,嘛的,我还真是不小心,险些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 一路上,我如释重负地望着窗外的风景,回忆着来到泰国这个佛教圣地所发生的一切,见过鬼、收过妖、也差点小命不保,但是这一切都比在国内有意思多了,看来以后的路不好走,要好好学法,更要小心谨慎才行啊!不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……(第一章结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