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索命冤魂
    我气急败坏地上前拽着他胳膊问你死哪去了?你个死鬼,不知道我满世界的找你吗?

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出去转了一圈,溜达玩,你还他妈的说我,你一个人跑去哪了?找到什么阿赞没?”

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,没见到。你少跟我转移话题。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难道又出去偷情了?算了,也不是第一次了,就没再多问,因为当时我又困又饿,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 夜里,我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,这梦就好像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 “你梦到什么了?是不是你老公把你给……杀了?”我忍不住插嘴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在梦里,我看到我老公赤身裸体的和一个女子戏水,我气坏了,随手拿了一把刀冲了上去,乱砍一番后发现周围竟然是一团空气,然后就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,‘想骗我,没……门,’之后我就吓醒了。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早上6点了。叫醒肯浓收拾行李,便往家返,心想这鬼地方下次打死也不来。最反常的就是我家肯浓了,要是换做平时他应该很生气,和我大吵一架都算轻的,可这次他却极其反常,一路上不停的往窗外看,还时不时的抿嘴偷笑,我猜想不会是中邪了吧。从那天起,我开始格外留意他的日常生活,每天肯浓除了上班、应酬、喝酒吃饭就是出去鬼混,我也只能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。这样持续了两周,我发现他越来越疲惫,每天回来都累得不行,像条死泥鳅般瘫在床上,还时不时咳嗽几声,眼珠发黄、浑浊无光。起初我也没太在意,该,让你在外面找那么多女的快活,早晚有一天你会体力不支。就这样又过了一周,我渐渐地发现,他越来越瘦,瘦的像一具骷髅,脸色蜡黄。而且咳嗽越来越严重,好像再用点力就能把肺子咳出来了。我才觉得出问题了,拽着他要去看医生,可他坚持说没事,最近就是太累了,休息几天就能好。我疑心四起,觉得这一切都和那个寡妇村有着脱不开的关系。第二天,他上班走后,我就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。看见他走进办公室,我找个711买个喝的坐在不显眼的位置,一直等着他晚上下班。没想到,还不到4点,他就从单位焦急地溜了出来。我赶紧起身跟上他,果然他再一次坐上了开往寡妇村的大巴,我当时是又失望又生气,难道他那天在村里就勾搭上人了?想着我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尾随其后。到了寡妇村已经是晚上7点多,看见肯浓下车我也在他后面不足百米的地方下了车。他看看了表,又朝四周看了一圈,发觉四周无人,便鬼鬼祟祟地往前走着。悄悄地跟着他,几只奇怪的猫在路边发出毛骨肃然的叫声,眼前越走越黑,而且越走……越熟悉,没错,这就是通往那个阿赞家的……路。糟了,糟了,难道?越想越后悔,当初就不该来这里,这可怎么办呀?不行,我绝对不能让我老公有危险,今天不管她是人是鬼,我跟她拼了。想着想着,我看到他走进了前面不远的一个山洞里,曾经的古楼也离奇的消失了,难道这个山洞就是那只狐狸精的住处?我悄悄地站在山洞门口,向里面张望,竟然……竟然看到我老公和……和一个红粉骷髅缠绵在一起,一股白色的气体从肯浓嘴里飞出来,被她吸进嘴里,那状态就像吸食毒品一样。我脑袋嗡得一下,差点没晕倒,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起来,我还要救他,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。转身捡起一个脸盆大小的石头扑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傻子一个,你不要命了吗?那冤魂最起码也有几十年的道行,你一个弱女子,不想活了?”我光听她讲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咽了下口水,示意她继续。

     “那时候脑子里只想救他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能把石头扔出去。你个妖怪,竟然敢害我老公,我跟你拼了。他俩看见我冲了进来,也吓了一跳。肯浓大喊你怎么来了?臭婆娘,别发疯了,赶快回家。”

     你说什么?你到今天还执迷不悟,你自己睁大你的狗眼,看看你做爱的对象?她不是人,是一具骷髅。我颤抖着喊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可能?她明明明……明是个女人,我看你是吃醋吃昏了头。”肯浓说。

     ‘啊,哈哈哈哈,原来你俩是一家人,亏得那晚我饶了你的小命,要不然也不会引来这么健壮的男子供我吸食,这村里的200多个男人都被我吸光了。我已经好久没尝过男人的滋味了,啊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。’说完,那骷髅上下颚大张着,发出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 ‘老婆,你快走,走呀……这辈子,我对不起你,欠你的我来世再还。’那是肯浓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,我死也不会忘记,说完他就抢了我手中的石头冲向那具骷髅,只见那骷髅轻轻地摆了摆魔爪,那块石头便从肯浓的手里飞了起来,狠狠地砸向了肯浓,鲜红的血液喷了出来溅在我脸上,肯浓惨叫着倒在了地上,脑袋已经被砸烂了,白乎乎的脑浆粘在石头上,血肉模糊,已经看不出形状。我的心脏就快要跳出来,口干舌燥,浑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 老公,不要,妖怪,你还我老公。我捡起那块石头冲向恶灵,想砸死她,没想到却被地上的一个树枝绊倒得头撞在了石头上,倒在地上,眼前一片漆黑,恍惚中,听见她说‘我等着你呢,等着你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’就昏厥了。

     “醒来后,我已经在医院里,旁边坐着两名警察,听他们说,第二天是村民发现了我和肯浓的尸体便报警了,在做笔录的时候,我把过程一五一十的讲给了警察,希望警察能查明真相,还我们肯浓一个公道,结果整个公安局没有人相信我的话,还把我认定为疯子,杀人凶手,我真是长一百个嘴也说不清了……我含冤入狱后,受尽了管教和其他狱友的折磨,每天都痛不欲生。终于有一天我带着最后一口怨气一头撞在监狱冰冷冷的墙上,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你就这么死了,真……真是可怜。”我忍不住插了句嘴。

     “我没别的办法,等到管教发现我的尸体时,血早已凝固成块。我见他们将我的尸体只用一张破席子卷了卷就扔进了那个乱坟岗,便更加生气,都是那个女鬼害的,我一定要报仇。可是我并不傻,我知道那个女鬼已经吸收了好几百个健壮男人的阳气,所以我根本斗不过他。于是我放弃了投胎转世的机会,孤独的在这个城市里飘呀飘呀,忽然有一天夜里,我飘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见那里有许多人在脸哭丧着脸烧冥钱,许多孤魂野鬼也在上空游荡,见哪家的冥钱烧光了没人领,便捡起来揣兜,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。既然这个路口阴气怨气如此之大,我还不如留在这里弄个小店铺,将没人要的冥钱收起来,再卖给别人,如果真有哪个不幸的男子买了冥钱,我便在背后偷偷跟着他,找到机会吸食他的阳气,来增加我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 “简直是荒唐透顶,你可以去找黑衣阿赞呀,他们厉害的很,完全能降住那个妖怪,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害人害己,你能明白吗?”站在一旁的枫涛忍不住责怪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