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照片里的男人
    “小威,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阿赞手里拿着一小瓶水,把它紧紧地攥在掌心里。

     “不知道,是什么?阿赞。”我盯着那小瓶看来看去,心想不就一瓶水嘛,搞这么神秘。

     “这是青牛泪,你们手里的每一块佛牌都被它浸泡过。有它你们将能看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,今晚你俩带上各自的武器,跟我去趟民健医院。”

     我心里暗自高兴,终于要学本领了,以后回国了在我们“村里”给他们解决点事,既能帮助人还能赚钱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 想着想着,在院里的吊床上睡着了。睡的正香听到有人叫我“臭小子,都几点了,还他妈睡呢。”

     我揉揉眼睛,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睁开一只眼就看见枫涛的大脸,一激灵坐起来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师兄我睡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别说了,赶紧走,去医院来不及了。阿赞已经去了,看你睡得这么香,让我晚点叫你。”枫涛拉起我就走,到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:“屁卡布,摆隆耙雅版民建,溜溜卡布。”我去……枫涛说什么呢,为什么管司机叫屁……屁!哈哈哈。我笑得肚子疼,枫涛可能明白了,告诉我屁的意思是哥哥,我让大哥快点去民建医院,你笑得跟点穴了一样,赶紧把你的泰语学起来,不然丢了你我可不负责。我撇撇嘴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 10分钟后,我们到了医院门口。说来也奇怪,就算是夜里也应该有值班的医生护士才对,怎么这个医院一个人都没有,走廊的灯也是忽明忽暗的,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,攥紧了涛哥的胳膊。

     “走,阿赞在最里面,107。”枫涛嫌弃地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 到了107,门半开着,我俩走上前去,一个女的躺在床上,洁白如雪的脸蛋上,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美人痣,半黑半白的头发乱麻一样盘在头上。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墙上挂着的吊瓶,病因是严重缺血,不过看样子倒像是着了魔。

     阿赞站在一边,上下打量着那个女的问:“你最近都去过哪里?干了什么?一五一十的讲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 这个女的像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忽得坐了起来:“阿赞,您一定要帮帮我,我爱人的法事就是您找人帮我做的,这次我恐怕是遇见索命鬼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场法事之后你按我的吩咐把东西都烧掉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肯定是都烧掉了,我记得那晚做完法事之后,我就回家了,经过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,我看到地上有个钱包,当时差不多凌晨2点了,周围一个人也没有,我捡起钱包就回家了,心想明天拿到警察局找失主,到家我把钱包打开看了看,发现里面并没有钱,而是一张发黄的照片,照片上面好像是个男的,面孔很模糊,随手将钱包放到床头柜里面,就洗澡睡觉了。夜里我竟然做了一个春梦,一个30多岁的俊朗男子爬上了我的床,他赤裸着上身,下面只穿了条内裤。高高的鼻梁,有神的眼睛,健硕的胸肌,他慢慢靠近我,我就问他是谁?他也没说话直接就把我扑倒,亲吻我的全身,当时觉得他好帅,我也就没反抗。他强壮的腰部和腹肌让我再次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,那一夜他坚持了好久好久,好像要把我的身体吸干。”说着她还抿嘴一笑,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 “一个寡妇,老公死了快半年了,想那回事也正常,接着呢?”涛哥笑着问。

     “第二天上班,我就觉得全身无力,精神特别不好,同事都问是不是一夜没睡,我也很奇怪,明明是睡觉了,怎么还觉得这么累,早早地找了个借口就回家了。第二天晚上9点不到我就上床了,夜里恍惚听见有人敲门,我跑去开门,却发现没人,回到卧室又看到昨晚那个俊俏的男人已经坐在了我的床上,他抽着烟,浑身赤裸着,鲜明的腹肌和胸肌让人欲罢不能。我就问他:你是谁?为什么来我家?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 “‘亲爱的,做梦又如何?现实又如何?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难道你……’说着他再一次把我拥入怀里,在床上他用力地亲吻我的嘴唇,我没能抗拒他就……第二天要不是闹铃响了几次,我都起不来了,那天走到单位差点没把我累死,我就像是一个七八十的老太太一样,浑身没力。而且接下来的几天,我也一直做同样的梦。直到第五天,我在单位晕倒,同事把我抬到医院,他们都说我可能撞邪了,所以我就联系你们,就是这样了,我是不是招上什么东西了?你能救救我吗阿赞?我不想死。”说着便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阿赞无奈的说:“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嘛,墓地和十字路口的东西不能随便捡,一定是那个钱包不干净。你梦见的那个男的就是钱包的主人,他可能是一个冤魂,在梦里吸食你的阳气,不出一个月你的阳气就会被他吸干,之后你就可以见你老公去了”。

     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求您救救我吧。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。”她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 “看来那个冤魂的怨气很重,你回家一定要把钱包和里面的东西烧掉,再请个牌随身带着,一来可以抵御冤魂,二来也可保佑你平安,有助你重聚阳气,只不过价钱嘛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价钱好说,只要能救我,多贵我都请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尊鬼王,用青牛泪浸泡了四十九天,还请了龙婆幸共同加持,你这种情况戴它足够了,给我20000铢(按照当时汇率折合成人民币大概4000元左右)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这么贵,我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,能不能请个便宜点的?阿赞”她皱着眉说。

     “你的情况请鬼王最好,镇宅保平安,以后没有鬼能害你了。”师父说着便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就15000铢,明天回家取完钱再给你送去行吗?拜托了。”女子哀怨的看着我和枫涛,示意我们帮她说说好话。

     “你也不容易,好吧。”阿赞把手里的牌交给她。“这盒子里面有经文,每晚睡前念三遍,把佛牌放在枕边,白天佩戴在胸前。记住了?”

     “记住了,记住了,那我是现在回家烧掉钱包,还是明天?”女子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晚上再被他吸一次,你就明天烧。切记,烧钱包的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,都不要说话,在路口烧点纸钱给他就可以走了。烧完如果听到有人喊你或是拉你,就把鬼王握在手里念经咒。”说完阿赞头也不回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 “阿赞,我想要请您的徒弟帮我,就算帮我壮胆也可以。行吗?”她再一次祈求着。

     “哎,既如此,小威你去跟着她吧,记着不能离得太近,也不要出声。”阿赞拍拍我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阿赞,您也太看的起我了。我才来泰国,还不想死呢……”我咽了口吐沫,悄悄地叨咕着……

     “去吧。见见世面也好。”枫涛在一旁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 阿赞倒是一脸无所谓地说:“记住,不管发生什么事,不要慌,她有鬼王,你也有大灵,她不会让你出事的!”

     算了!可能这就是命吧!去就去吧,大不了一死,可惜了我这处子之身啊……一个娘们的手都还没拉过呢……

     师兄跟阿赞都走了,我俩一商量,等她吊瓶一打完就出发。